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烧雏鸡 > >正文

蜜月归来,后婆婆派小叔子霸占我新房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闵子骞曰网
 

  关注置顶?“疯子”,让我做你的树洞。

  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言疯语:

  对付恶人必须第一时间灭之。

  文:大橙

  第一次见到何帆的后妈,我就知道这个准婆婆不好对付。

  我在玄关处换鞋子,她掐着嗓子就开始酸溜溜地敲打:“这鞋子跟儿真高,穿了看起来可比何帆还高了,还不得崴脚了。”

  我皮笑肉不笑地回应:“何帆一米八呢,不怕。”

  说完,我打眼瞟了瞟躺在沙发上的小叔子,惋惜道:“轩轩都快十八岁了,还不到一米七,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长个儿了。”

  她见我不是好对付的,白了我一眼,气鼓鼓进屋去。

  没一会儿,何帆的爸爸沉着脸出来,指责我不懂事。

  我也没落下,直接还嘴:“穿衣打扮,我自个儿亲妈都没怎么管教,您也别多嘴了。”

  何帆他爸也没料到我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留,张了张嘴,半天也没说出一个字。

  走出何帆家的小区,没一会儿他就追上来,眼睛红红地看着我,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嘉佳,好多年没这么痛快了。”

  我知道他的委屈,亲妈去世后,他老爹很快就娶了年轻貌美的小后妈。他打小就在夹缝里长大,爹不亲娘不爱的,后来添了弟弟,日子就更难过了。

  小时候,何帆是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的,上初中才去了父亲和后妈身边。那会儿,他爹和新老婆、小儿子日子过得滋润,他一去,瞬间就成了后妈的眼中钉。

  挨打挨骂不在话下,日子过得畏手畏脚还饱受冷眼,他爹也不管,没病没灾把他养大,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们是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何帆腼腆内敛,我外向活泼,自然而然走到一起。

  我很快就带他见了我父母,一起吃饭的时候,他盯着厨房的三个杯子看了很久,杯子上面,是我和父母的名字和照片,一人一个。

  出来后,他患有癫痫病10年了,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吗?第一次说很羡慕我的家庭生活,因为在他家,从来没有属于他的位子。

  也就是那一次,我感受到作为一个男人的无助,原来,他也不是与生俱来就沉默寡言。

  后来了解到何帆的家庭,我就下定决心,要是以后结婚,绝不和公婆同住。

  交往一年后,何帆正式向我求婚,我们也开始为未来的生活做打算。

  何帆告诉我,他亲妈去世的时候留给他一套房子,但是当初他还小,没办法继承遗产。房子的户主一直是他爸。

  这些年,后妈的枕边风厉害,把他爸吹得找不到东南西北了,现在要想顺利拿回来,恐怕还要费上一番周折。

  我知道他在家的处境,要想他爸乖乖把房子交出来,肯定不现实。

  五一长假的时候,我爸妈约了何帆爸妈上门商量婚事。提及婚房的时候,他后妈脸色就不太对了。

  何帆母亲留给他的房子,去年碰上了拆迁,按照1:1.5的赔付率,在新区那儿赔了一套一百六十平米的三居室。

  新房子装修一下,正好可以拿来做婚房。

  饭桌上,我和老爸交换了个眼神,他瞬间会意,拿起酒杯就开始寒暄。

  “亲家啊,我看这样,咱们也不讲究嫁妆彩礼的虚礼了,我们家就这一个女儿,家里的东西,到时候多少都是她的。”

  一听说我们不要彩礼,后妈眼神亮了,连连点头。

  我爸喝了杯酒,砸吧砸吧嘴,继续道:“婚期定下来了,那婚房也得抓紧时间装修啊,嘉佳她叔叔就是搞装修的,到时候,所有事情都由我来处理吧。”

  一番话把何帆爹妈哄得团团转,何帆赶紧悄声在我耳边道:“你爸喝多了吧,把事情都包圆了?”

  我暗示他不要出声,这一出,都是在家的时候我和爸妈商量好的。

  很快,我妈脸色一变,不高兴了,瓮声瓮气地说:“这话儿,像是我们上赶着嫁女儿似的,就算没彩礼,嫁妆也要实打实倒贴吗!”

  正说着,我爸爸也不乐意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咱就这一个女儿,装修多贴点钱怎么了?”

  “男方什么都不出,凭什么叫咱闺女受委屈。”

  说着,我爸妈二人就东莞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吵起来了,气势互不相让,气氛尴尬无比。

  何帆父亲连忙打圆场:“亲家亲家,别吵了,这不是都是为了孩子们嘛。”

  “这婚房都不是小何名下的,到时候算起来,给谁装修的都不知道!”

  我妈这声抱怨一出,大家脸上都挂不住了。我爸急急忙忙开始唱白脸:“不管是不是小何名下的,未来都是这小夫妻俩的,你就别这话了。”

  何帆父亲脸上也不好看,本来,他不打算把房子过户,到时候还可以拿产权的事压一压儿子,可是现在看来是不行了。

  这时候,我也出来打圆场:“爸妈,你们别吵了,房子肯定会过户给何帆的,到时候写上我俩的名字,我就联系叔叔来装修,你们看,怎么样?”

  我们家一口咬定了,房子不改名字不装修,一切免谈。

  饭桌上没人再讲话,何帆他爸明显犹豫了。说到底,像我这样条件优越不要彩礼的女孩儿在上海很少见了,况且,装修由我们家全权负责,简直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很快,他爸似乎是下定决心一般,点了点头:“行,我明天就去把房子过户了,再加上嘉佳的名字。”

  我朝着何帆眨眨眼,大功告成。

  这一出,在家的时候我和爸妈商量了很久,不要彩礼是因为明白何帆处境艰难,再加上房子的事,我不想他难做。

  爸妈支持我的决定,他们信任何帆的人品,也愿意出钱给我们装修婚房。

  就这样,房子的产权很快转到我和何帆名下,然后,按照我的喜好,顺利装修。

  婚礼也如期举行了,结婚典礼上,何帆从我爸手里接过我的手,发誓要一辈子对我好。

  婚礼后,我们立即飞往三亚度蜜月。

  没想到,不到一个月,又出幺蛾子。

  物业几次三番打电话给我们,说邻居收到投诉,深夜扰民。我和何帆都觉得莫名其妙,还以为是人家搞错了。

  第四次接到投诉后,我忍无可忍打了电话回家,没想到,婆婆满不在乎地告诉我,小叔子正住在我们新房里。

  “轩轩说宿舍睡不好,你们新房离他高中近,给他住住怎么了?”

  我当场气得说不出话。婚房装治疗癫痫病方法有哪些修后,我们还一天都没住,小叔子凭什么先住进去?!

  提前结束了蜜月,我俩风风火火杀回了家。

  入眼就是一片狼藉,客厅杂七杂八都是垃圾,厨房水池里堆满了泡面桶,就连主卧的床也移了位。

  何帆看见这幅场景,顿时气急,饶是他再好脾气也忍不住发了火。

  我知道,婆婆对于婚房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这次让小叔子住进来,恐怕是想借机报复。我必须在第一时间就镇压这帮牛鬼神蛇,否则后患无穷。

  冷静下来后,我果断换了家里的锁,然后拉着老公住到了娘家,期间,公婆的电话一律不接。

  这下子可逼急了公婆,我一不做二不休,自己没得住,别人也别想着住进去,大不了在娘家窝个三年五载,看谁耗得过谁。

  爸妈也支持我的决定。

  我妈还语重心长地告诉我:天底下的恶婆婆都是惯出来的,忍一时自己越想越气,退一步她还得寸进尺。

  何帆向来看不惯他爸妈,我做什么决定他都支持,收拾收拾,我们在娘家一住就是半个月。

  婆婆也曾找上门来,我故意关着门不见。

  终于,在半个月后的一天,我接到邻居的电话,说婆婆带人上门想拆锁。

  我冷笑一声,火速报了警,然后带着何帆去了现场。

  婆婆和小叔子正带着拆锁匠鼓捣我的三重保险锁,半天也没打开门,倒是被我们和警察逮了个正着。

  我当场发了火,私闯民宅要是算起来,拘留个十天半个月不成问题,她胆子还真大,为了能住上房子,带人拆家啊。

  婆婆看我带着警察上门,顿时炸毛,指着我的鼻子就骂:“你要闹上天啊,房子平时不给我们住也就罢了,现在还想来抓我们!”

  我从包里掏出房产证:“你看看清楚,这房子的户主是我和何帆,你现在强拆锁,是犯法的。”

  警察把我们都带回去做笔录,一路上,婆婆不停打电话给公公,诉苦说我欺负她。

  到了警局,公公没一会儿也到了,一家人倒是整整齐齐。

  警察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也很头疼,这明显就是家庭纠纷,他们也不想插手。

北京最专业的癫痫病医院排名>  “嘉佳,你这是干什么?你婆婆好歹也是你的长辈。”

  我冷笑一声:“您见哪个长辈要拆小辈的房的?”

  公公看我油盐不进,又做何帆的思想工作,何帆一扭头:“这事儿,我只听嘉佳的。”

  婆婆暂时被拘了,如果我坚持控告她非法闯入私人领地,警察也不得不依法受理。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当然也知道见好就收。

  “爸,今天确实,我也是气急了才报的警,事情闹成这样,大家面子上都不好过。”

  何帆在旁边帮腔,我们一唱一和把委屈说了个尽。

  最后,话锋一转:“要是妈能保证以后不来打扰我们,今天的事,我和何帆就不追究了。”

  公公一口答应下来。我笑眯眯地从包里掏出一张保证书:“口说无凭,您签字了才算数。”

  签了字,在警察的协调下,我放弃控诉,婆婆和小叔子被放了出来。

  看着二人垂头丧气的样子,我打心底爽快。

  事情结束之后,我和何帆立刻搬了回去,婆婆也偃旗息鼓,不再上门骚扰。

  此后,除了逢年过节提点东西回去之外,我没有再踏足婆家半步,倒是何帆和我爸妈越来越亲。

  他时常和我感慨,这,才是理想中的家庭生活。

  (本文完)

  1. 疯情好物:

  日本女人这样「排毒」,28天嫩到换脸!老公都惊呆了!

  2. 往期好文:

  傻白甜野花,被我卖了还帮数钱

  丈夫带娇秘书回家,让我当场熨西装

  妻妹入怀,妄享齐人福的姐夫被虐惨

  积攒武力,将下黑手的人渣各个击灭

  嗨,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

  对付恶人,真的没必要手软。第一时间镇压,让人家再不敢放肆,女主威武!

  好了,喜欢三花门故事的,

  别忘了常来哦~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