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氽脊脑 > >正文

赵作海:被生活一直欺骗的悲情人生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闵子骞曰网
 

  这是思维补丁的第417篇文章

  特别喜欢的一首歌。

  头图基于CC0协议引用

  (一)

  2019年4月30日,已经“死亡”11年之久的河南农民赵振晌,突然出现在村支书李忠厚面前。

  青天白日,村支书被突然“复活”的赵振晌吓得不轻。

  此时,“杀害”赵振晌的凶手赵作海,已经在河南省第一监狱里蹲了整整11年。

  4天之后,“杀人犯”赵作海的叔叔、姐姐来到监狱,把赵振晌“复活”回村的事情告诉了赵作海。

  听完之后,赵作海沉默良久,然后开始嚎啕大哭。

  11年的光阴囚于铁窗,11年之后,一切都已物是人非,没有人能知道那一刻赵作海内心的真实感受。

  (赵作海出狱)

  冤屈昭雪的背后,是一场“荒唐”的定罪与审判。

  赵作海和本村的赵振晌本来是一对至交好友,不过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两肋插刀的兄弟徒然生变,两个人成了“插兄弟两刀”的仇人。

  这本来是个烂俗的情场争斗故事,但一切都因为赵振晌的失踪而走向了失控。

  在两个人一场突如其来的斗殴中,赵振晌拿菜刀砍了赵作海的脑袋一刀。之后,因为害怕这一刀把赵作海砍死了,也害怕这一刀没把他砍死,反过来赵作海要报复自己,赵振晌骑着自行车悄悄溜出了村子。

  从此人间蒸发。

  一年后,一位村民在淘井时,发现了一具已经被肢解的尸体,没有头,也没有四肢。村民及其家属都认为这是失踪的赵振晌,于是“杀人凶手”很自然地指向了与其有仇的赵作海。

  如今看来,公检法三方对赵作海的“定罪”过程是漏洞百出的:

  比如经过先后四次的DNA鉴定,这具尸体并不能最终确定就是赵振晌;比如根据尸检报告,死者身高应为1.7米左右,而实际上赵振晌只有1.65米,显然,一个死人不可能在井里长云南省癫痫病的治疗哪里医院好个。

  但这一切疑点都没能阻止迅速破案及定罪。

  更重要的是,赵作海认罪了!

  他只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当然会“认罪”,赵作海受的那些罪,换成你,恐怕也得认。

  无罪释放之后,面对记者的镜头,赵作海用了一个词“生不如死”。

  赵作海说自己从被抓的那天就开始被打,“用擀面杖一样的棍子敲脑袋,敲得头发晕,还在头上放鞭炮,一个一个点着了炸头,还不让你睡觉……再硬也挺不住,后来让说啥说啥”。

  2019年5月8日,河南省高院撤销原审判决,宣告赵作海无罪,立即释放。

  随后,顶了11年“杀人犯”罪名的赵作海,获得了总计65万元的国家赔偿。

  可怜赵作海11年后回乡,却发现自己早已妻离子散,无家可归。

  (二)

  65万元,对于赵作海这样一位农民而言,无疑是一笔“豪财”。

  出狱后,县政府出钱,为赵作海盖了新房,不仅如此,还为他的大儿子也盖了一座新房子。赵作海对着前来采访的记者说: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现在是满天的云彩都散了”。

  11年漫长的冤屈散尽,出狱的赵作海本该迎来一段澄澈的人生,巨额的赔偿,本该让赵作海有着幸福顺遂的人生后半程。

  但赵作海并不知道,人生中更浓重的那片阴云,正在迅速积淤。

  其实稍有乡村生活经验的人就该明白,在农村,突如其来的暴富,与其说是上天的“馈赠”,不如说是另一种残酷的“惩罚”。

  从赵作海拿到钱的那一天开始,生活就再一次向赵作海展现了波澜之下无法直视的深邃和黑暗。

  无罪释放仅仅两个月之后,赵作海就迎娶了新娘李素兰。

  李素兰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她同样有着悲惨的人生经历,在两个人见面的第一天,李素兰就博得了赵作海的同情。

  两人一直聊到晚上,那晚,李素兰并未从赵作海家离开。

  谈到与李素兰的婚姻,赵作海曾对媒体说:“我们都是苦命人,不如苦到一起去吧”。

  <癫痫有什么后遗症strong>不过,直到嫁给赵作海的那天,披着婚纱的李素兰在法律意义上却依然是“别人的妻子”,那时,她尚未与自己的第三任丈夫离婚。

  沉浸于新婚幸福中的赵作海,并没能预判到,这个“闪婚”的妻子,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何种改变。

  最开始他只是知道,这个女人能花钱。不过,他愿意给老婆花钱,面对记者他曾表示:

  “她是花钱厉害,但这也没错,对一个女人来说,谁不爱美啊?要美容就得需要钱。”

  (赵作海夫妻近照)

  3天之后,赵作海的大儿子也结了婚,一应花费,都是赵作海出的。这场婚礼,赵作海花掉了6万多,但作为父亲的他依然高兴,毕竟是自己亲儿子呀。

  几年后,赵作海被亲儿子赶出了家门,矛盾在于,儿子在赵作海的存折里偷偷拿走了14万。

  赵作海气的一度想报警,但是担心儿子被抓起来,也就认了,“就当花钱买了个孙子吧。”

  然后,各路远近亲戚开始粉墨登场,说是看望,但很多人却目的不纯,想必你也猜到了,对,都是来借钱的。

  七七八八的,赵作海借出去好几万,他开始变得审慎起来,而这种对金钱的审慎,导致很多亲戚和他相继闹僵。

  “借的时候,都是俺哥啊,俺们亲兄弟啊。要钱的时候,人家就说,我可借你几个钱,你可有几个钱了。有啥了不起的?以后还你。哪有钱还哦?他们光说大话,不会还你的。不如不借”。

  手握重金,却无事可做。显然,赵作海已经不愿意再去种地了,最后他跑到城里,开了个小旅馆,但因为经营不善,仅仅8个月就关门大吉了。

  这一次,赵作海赔进去4万多。

  (三)

  监狱里蹲了11年的赵作海承认,自己早已经被时代所弃,很多事情看不懂,很多问题想不通。

  这时,妻子李素兰成了赵作海的“理财参谋”。

  “无论如何,不能让存折上的钱闲着。”在李素兰的四处筹谋下,2019年,赵作海夫妇去宁夏考察了一个大项目,个人可以投资,一份3.5万,一个人上限10份。

  他曾兴奋地对探访他的记者表示:“我现在正搞西部大开发,参与了国家的一个秘密项目”。

  在这个项目里,赵作海一口气投资了18.5万,他和李素兰都很兴奋,因为“两年之后,这些钱就会变成治疗癫痫医院哪家最好300万!”

  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能看明白这是典型的传销。曾有好心的记者提醒赵作海夫妇,这是传销骗局,但这些记者都遭到了李素兰的怒斥,她警告记者不要坏了自己的好事。

  一直到传销团伙失踪,李素兰才明白这真是个骗局。但赵作海却一直觉得这笔钱是被国家收回去了。

  经此一骗,再加上此前的各种支出,赵作海的65万元已经所剩无几。

  他决定剩下的钱不再做任何投资,就安安静静放在银行里。在政府的帮助下,赵作海得到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他很喜欢,觉得靠劳动吃饭,踏实。

  不过,李素兰很快找到了另一条发财的捷径:一家投资公司许诺,“投够30万,不仅每月可领8000块钱利息,李素兰还可以在这家公司当个总经理。”

  赵作海经不起妻子的一再鼓动,将所有的存款都拿了出来,李素兰也拿出了自己的私房钱。

  两口子终于凑够了30万,帮骗子发了财。

  理财公司的老板很快就跑路了。赵作海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犯了病,住在医院里。

  但有高血压的赵作海却不吃降压药,而只相信李素兰给他买的一种保健品。

  “骗局式理财产品本来在农村就泛滥成灾,而李素兰又是保健品和理财产品的‘双重爱好者’,赵作海不被骗光都难。”有媒体这样评论。

  2019年,仅仅在出狱4年之后,赵作海的65万元已全部散光,他再次陷入一贫如洗的状态中。

  他哭着对看望自己的领导说:我现在一无所有了,要去当乞丐了。

  谁都可以当乞丐,但蒙冤出狱的赵作海不行。当地政府很快帮助他找到了一份抄表员的工作,工作不累,月薪1800元。

  钱财散尽后,李素兰一度要和赵作海离婚,不过最终作罢。后来,赵作海每个月1800块的工资,1千块要交到李素兰手里。

  李素兰依然热衷于参加各种保健品和理财产品的培训会。

  (四)

  2019年,因为权健事件,赵作海再一次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原来,李素兰又找到了一份可以发大财的大事业,那就是“做权健”。

  面对记者,赵作海脚踏1068元的,可以靠辐射治疗疾病的保健鞋,喝着权健1400块钱一盒,号称可以降血压降血脂的发酵早期的癫痫病好治吗饮品(在媒体的曝光中,这种保健饮品其实就是果汁),睡着一万多块的保健床垫,却因为怕费电,连电热毯都没舍得买。

  赵作海说,自己心跳不正常时,“吃啥药都不好,吃一颗权健保健品,半小时就能好”。

  这些买权健的钱,都是从赵作海每个月1800块的工资里,硬挤出来的。

  长期跟踪报道赵作海的记者孙旭阳,写了一篇文章,他曾在2019年去探访赵作海,并跟随赵作海夫妇一起参加了一场权健的“直销会议”。

  因为李素兰想拉孙旭阳成为她的下线。

  孙旭阳在这篇稿子里面写道:

  她(李素兰)说得眉飞色舞,但我听到他们的生活,正像冰面一样,被现实踩出了大片裂纹,他们却在上面沉醉地跳着广场舞。

  去年12月,媒体曝光权健之后,有记者拿着报道去劝说赵作海,但他并不觉得权健是场骗局,更不觉得权健的产品是骗人的,而是坚称“权健的产品效果特别好”。

  1月7日,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等18人被刑拘。

  也许,直到这时,赵作海和李素兰,才会又一次地觉得自己受骗了。

  赵作海出狱已经8年多,这样的“又一次幡然醒悟”,他已经经历了太多次。但似乎他们并没能意识到,为何生活总是欺骗自己,为何总是自己成为被割的“韭菜”。

  “我一千个一万个没想到,国家赔我11年冤狱的钱,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我年纪大了,生活都很难维持下去了。我现在很后悔。”

  这句话,是赵作海在4年前说的,那时他刚刚散尽家财。那时,他还没遇到权健。

  回望赵作海的人生,真似南柯一梦啊。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

  【作者简介】

  慧超,接客很贵的公关男一枚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

  —End—

  若觉可读,欢迎推荐给朋友,甚幸!

  思维补丁只提供观点,不提供救赎!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