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烧雏鸡 > >正文

100个好故事|既然不能如你所愿,那就彼此成全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闵子骞曰网
 

  NO.15

  在省城医院的病房里,许凤见到了阔别十年的赵峰。相逢一笑,过往的所有都被放下,只剩下了感慨和唏嘘。

  情

  文 | 海棠依旧

  一

  樱桃沟是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北部的一条穷山沟。

  时间刚跨入九十年代的时候,这里的居民种着几亩薄田,又贫穷又闭塞,出行靠腿,传播信息靠嘴。

  但这并没有妨碍许凤考上师范的消息像风一样传遍整条樱桃沟。

  因为这个消息极震撼人心:许凤是樱桃沟里飞出的第一只金凤凰。

  乡亲们在津津乐道许家的喜事的时候,许家却一团愁云惨雾。

  许凤爸坐在炕边,一边“吧嗒”着大烟袋,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

  “我说当初就别念这个书,考上也念不起,非不听,结果怎么样?现在考是考上了,可一年几百元的学费上哪里弄去?不去还不甘心,白折磨人。”

  许凤奶大声斥道:“你少说两句行不行,不知道孩子心里难受?就你这当爹的,啥能耐没有,就知道埋怨姑娘。”

  许凤爸爸悻悻地闭了嘴,瞅了躺在炕上的许凤一眼,继续“吧嗒吧嗒”抽烟,屋里立刻笼罩了一层烟雾,缭绕纷乱,就像许凤此刻的心绪。

  许凤是卯足了劲要离开这个家的,所以才拼了命学习。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她家兄弟姐妹四个,吃饭的嘴多,地里产的粮食少,满足温饱都是问题。

  贫穷就像一把刀,把她父母的感情割得遍体鳞伤,两口子吵架的次数比吃饭的次数还多,语言的暴力在这个家庭横行肆虐,使许凤感觉不到家庭的温暖,许凤害怕自己的一生也要重复这样的生活。

  在那样的年代,逃离这种贫穷只有一条出路——考学。

  现在学考上了,却没有钱去读,许凤一夜之间急得满嘴燎泡。

  母亲看许凤泪汪汪的样子,软声安慰说:“丫头,别急,妈再出去借借。实在不行咱去找找乡里,我就不信我丫不能上这个学。”

  母亲转身出去了,门“吱扭”一声,许凤又陷入到无边的愁怅之中。

  母亲出去了一下午,到了傍晚才回来,父亲正要开口埋怨,被母亲狠狠地盯了一眼,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进去。

  许凤觑着母亲的神色,期待能从母亲脸上看到一丝希望,但母亲的神色很奇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许凤想肯定是没借到,不禁垂下头来,满心失望。

  母亲拉着她的手,坐在炕边,犹犹豫豫地说:“妈虽然没借到钱,但是我找了一个能筹到钱的办法,就是怕你不同意。”

  许凤听有了筹钱的办法,立刻高兴起来,“妈你快说,啥办法?”

  母亲说:“我刚才去你二姨家,你二姨说,如果你同意嫁给你大表哥赵峰,她家出钱供德巴金丙戊酸钠缓释片的有什么作用你上学,你知道,你二姨父活络,年轻时就冒着风险做买卖,比咱家强多了。”

  许凤说:“妈,可赵峰是我哥,怎么能做两口子呢?再说,我才18岁,还小,就是要找,也得找个我爱的人。”

  母亲说:“凤儿啊,这不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吗?姨娘亲姑舅亲,这样亲上做亲的事儿,咱们这里也不是没有过。你哥说从小就喜欢你,就想要你当媳妇儿,这件事还是他的主意。再说,咱们也没别的办法。你如果不答应,这学就上不成了,妈说去找乡里,那也只是安慰你的话。乡里也不会拿钱供你读书啊,你再想想,妈也不逼你,这是终身大事,大主意还得你自己拿。”

  许凤左思右想,辗转不眠一整夜,答应这门婚事吧,这一生就要和一个不爱的男人绑在一起。不答应吧,自己跳出农门的梦想就落空了,不但如此,以后的生活也难以预料。

  索性就答应了吧,有一份工作,总好过和父母一样过这种汗珠掉地摔八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至于表哥赵峰,人也不错,人品好,又勤快,过日子也是一把好手。

  至于能不能情投意合,有没有共同语言,管它呢。她许凤的命运就是这样的,世上哪有那么圆满的事儿?

  许凤答应了这门亲事,订婚的事很快就提上日程。

  二

  因为赵峰的爸爸在村里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许凤因为考学也成为村里的名人,所以,订婚仪式举办得很隆重,有很多人参加。

  席间所有的人喜气洋洋,道贺恭喜之声不绝于耳,赵峰如愿以偿更是笑逐颜开。

  只有许凤心里涩涩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订婚仪式后,赵家把彩礼一一点给许家,除了承诺给许凤一年六百块钱的学费,赵家还给许凤家包了五百块钱的彩礼,四套时新的衣裳,两双鞋子和一块手表。

  这在当时是极丰厚的,围观的人都啧啧叹息。

  赵峰的妈许凤的二姨提出,要在许凤上学之前把他俩的房圆了,以后两个孩子来往也方便。

  许凤妈征求许凤的意见,许凤心想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晚都得面对这个,否则赵家也不安心。于是心一横就答应了。

  许凤的洞房就这样以一种苦涩和僵硬的姿态猝不及防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完全没有百年好合幸福美满的憧憬。

  许凤盘腿坐在炕头,身体僵得像块石头,心抖得缩成了一团。

  赵峰他俩平常相处比较融洽,兄妹俩感情不错。

  这个时候许凤却觉得赵峰完全是个陌生人,像山一样压迫着她。

  赵峰看着她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没有靠近她,离她远远的,坐在炕的另一边。

  赵峰说,他喜欢许凤很久了。他说许凤和村里姑娘不一样,其他的姑娘整天叽叽喳喳的,像鸟儿一样,没个消停的时候,就许凤看着有心劲儿,是个要强的好姑娘。

  赵峰说,他已经拒绝好几个上门求婚的了,就想找许凤这样的,以前不敢吱声,怕她嫌他没文化,大老粗。

  他说他想帮许凤,可父母说钱是留着给中医治疗小儿癫痫怎么样?他娶媳妇儿的,他才提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赵峰还说,如果许凤不情愿,他不会勉强她。但父母那里得瞒着,就当……就当他们在一起睡过了。

  赵峰说,他还是希望许凤能认真考虑这件事。他虽然没文化,但一定不会让许凤吃苦,一定会一辈子对她好。

  许凤一颗吊着的心慢慢地放回了肚子,她紧绷的身体松弛下来,才发现手心和后背全是濡湿的汗。

  两个人和衣而卧,一个炕头,一个炕梢,就这样度过了一夜。

  三

  许凤踏上了求学之路。

  因为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所以许凤格外珍惜。

  她不像其他同学进了师范学校的门立刻松懈下来,而是继续刻苦学习,没课的时候就泡在图书馆里。

  国家每个月有四十元的助学金,除了第一个学期平均发放,以后都是按学习成绩分等级发奖学金。许凤为了得到更多的奖学金,仍然像考学前一样拼命。

  她不想花赵家太多的钱,她与赵峰的婚约,就像一座山一样,沉沉地压在她的心头,她不想欠赵家太多。

  因为她的谦虚好学朴素低调,很快就在班里获得了好人缘。

  在师范学校里,因为大家陡然卸去了考学的压力,再加上风华正茂,年龄刚刚好,很多人萌动的春心就像杨柳枝头的嫩叶一样,在不知不觉中绽放了。

  在第一个学年末,许凤收到了第一封情书。

  写情书的叫魏冬,他是一个像阳光一样的男孩儿,他的父母是县城里双职工,在班级里家庭条件算是好的。

  许凤当然是拒绝,她已有婚约在身,人家又掏钱供她上学,她不能昧了良心。

  可是爱情来了就像地壳里左奔右突的岩浆,一旦找到出口就像火山喷发一样不可遏制。

  魏冬以执著的劲头深深打动了许凤,许凤万般无奈,只好向魏冬倾吐了自己的无奈。

  可是魏冬听了却一脸愕然:“什么?姨表兄妹?那不是近亲结婚吗?近亲结婚生下来的孩子可能是有缺陷的!”

  许凤说:“不可能吧?我们那里有很多近亲结婚的,没听说孩子有问题啊?”

  魏冬郑重地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父亲是医生,他懂这个,错不了的。”

  之后魏冬又找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拿给许凤看。

  许凤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婚约埋藏着这么大的隐患,这哪行啊?自己选择一份无爱的婚姻也就算了,不能让孩子承担风险啊!

  许凤立刻打了退堂鼓。

  可是自己欠赵家的钱怎么办呢?以后的学费又怎么办呢?

  魏冬了解许凤的顾虑,就提出由他来承担许凤的债务和学费,并说就当是借给许凤的,和他们之间的感情没关系。

  以后如果他们不能走到一起,等许凤上班后再把钱还给他。

  许凤掂量了一下,觉得这样总好过嫁给赵峰,就答应了魏冬的提议。

  许凤一旦放下胸中大石,就发现魏冬是一个非常理想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医院的对象,温柔体贴,有责任有担当,他俩还有共同的志趣,能说到一块儿。

  这样,两个人走到一起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儿。

  许凤放寒假回家跟父母商量退婚的事儿。许凤的爹胆小怕事,怕赵家不依不饶。许凤的妈心疼女儿,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姐姐家。

  结果被许凤的姨破口大骂:“真是忘恩负义的狼崽子,如果当初没有我们赵家的钱,她哪能到那个破学校,哪能再遇到瞎了眼愿意供她念书的人?”

  “你们许家不是过河拆桥嘛!哪有你们这样的?”

  “我们拿钱供你念书,你有了下家就踹了我们。”

  “……”

  各种辱骂之词滔滔不绝,将许凤妈骂得灰溜溜回了自己的家。

  赵峰爸一气之下抄起铁锹,把许凤家院里放的一口缸砸了,赵峰怎么拉都没拉住。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过几天的功夫,许凤退婚的消息就传遍了十里八村,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指责许凤过河拆桥背信弃义。

  许凤出门的时候觉得大家的目光如刀子一样几乎要把她的身体刺破。

  许凤压力山大,茫然无措。

  事情陷入了僵局。

  四

  许凤的爸妈一筹莫展,唉声叹气,许凤也压力山大,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传出一个更惊爆的消息——赵峰领着村里的李寡妇跑了。

  赵峰还留下话说,他喜欢的是李寡妇,不是许凤。许凤就是一个书呆子,他不稀罕她。

  李寡妇丧夫三年,比赵峰大了七八岁。

  许凤觉得匪夷所思,又如释重负。

  许凤与赵峰的婚事因为他的私奔事件不了了之。

  许凤妈趁机还了赵家的钱,从此两姐妹如仇人一样不相往来。

  许凤回到学校不久,家里找人捎信给她,说赵寡妇一个人回到了村里。

  据李寡妇说,赵峰这些天压根就没碰过她,只是领着她在省城里转了一圈然后就把她打发回来。

  李寡妇还说,赵峰让她捎信给他爹娘,说他暂时不回农村了,要在城里扎根,做个城里人,啥时候混出样了再回村里。

  许凤的心忽悠一下,——赵峰这样做全是因为她。

  为了给她解围,他领着赵寡妇跑了,落了个不好的名声;

  为了让她读书,他提出这个以钱易婚的约定。

  虽然这个约定给许凤带来了麻烦,但必竟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因为爱惜她,所以在那个曾经的“洞房花烛夜”做了柳下惠,让她保持了“完整之身”。

  现在他要留在城里不回来,其实也是因为她的毁约伤了自尊,所以他要在城里混出名堂。

  赵峰对她,真的是情深义重啊!可是她却不得不辜负这份深情。

  许凤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惟有祝愿赵峰能心想事成,得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

  五

抽搐如何治疗

  之后的几年,许凤断断续续从家里听到一些关于赵峰的消息。

  赵峰在城里打工呢,赵峰当老板了,赵峰赚大钱了,赵峰成家了,赵峰有娃了……

  许凤觉得欣慰,只要赵峰能过得好,她的愧疚就能减少几分。

  时光荏苒,一晃十年过去了。许凤和魏冬早就结婚了,还有了一个聪明可爱的女儿。

  许凤和魏冬的事业都在稳步上升阶段,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许凤因为当年悔婚的事情很少回自己的家乡,母亲与姨妈的关系虽然不像以前那样不相往来,但依然有隔阂。

  倒是赵峰,据说每年回家过年都到她家里看看。

  许凤听说这些,心里非常感慨。赵峰一次又一次帮她,当然不会记她的仇。但是她却对赵峰怀了一份深深的愧疚,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其实,她真的想跟赵峰好好相处,像别的表兄妹那样。

  这一天,许凤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焦急地说,赵峰得了急性白血病,在省城住院呢。情况比较危急,如果短期内能进行骨髓移植,会有康复的希望。可是配型太难了。

  母亲顿了顿说,亲戚们都去骨髓配型了,都没配上,就差咱们娘俩了。我是他姨,你是他妹,这么近的血缘关系,没准儿能配上呢……

  母亲沉默了。

  许凤觉得心里火烧火燎的,必须去,为什么不去呢?当年如果没有赵峰一次次帮她,她的后来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何况,赵峰是她哥,是她的亲人啊,她必须去救他。

  她几乎是一瞬间就做了决定。

  许凤跟丈夫商量了一下,第二天两个人就坐上了去往省城的车。

  六

  在省城医院的病房里,许凤见到了阔别十年的赵峰。相逢一笑,过往的所有都被放下,只剩下了感慨和唏嘘。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许凤与赵峰配型成功,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许凤的二姨拉着许凤的手,喜极而泣,她说:“丫头,你终于给你哥带来了希望,你哥有救了。”

  半个月后,赵峰的骨髓移植手术成功完成。

  许凤感觉这些年来压在自己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下了。当年,赵峰成全了她的梦想,不惜牺牲名声帮她摆脱麻烦;如今她为他捐献骨髓,成全了他的生命。

  最终让他们彼此成全的,是一份不掺私欲的爱——你虽然不能如我所愿,但我依然希望你过得好,这才是人间大爱。

  欢迎投稿

  好的故事在一瞬间就能抓住人们的心,

  雾满拦江团队

  会不定期的将好故事分享给大家。

  听说有小伙伴拿到了6000多元一篇的稿酬哦。

  你身边有什么样的好故事可以分享呢?

  欢迎给我们投稿!

  投稿须知请点击阅读原文进行了解~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投稿须知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